{page.title}

为处理好政府跟市场的关系贡献中国智慧

发表时间:2019-01-21

  宏观经济政策的作用在于,政府调控局部应用机制化手段放出调控信号,勾引微观市场主体行为,实现宏观经济调控用意。通常,一个经济体在特定发展时期拥有由生产要素供给和配置水平决定的潜在增长率,而周期性扰动因素可能产生使实际增长率低于或高于潜在增添才干的倾向,分别会产生生产要素利用不足或通货膨胀现象。因此,宏观经济政策的逆周期调节,就是通过或宽松或紧缩的货币政策,以及或扩展或压缩的财政政策,刺激或抑制投资行为和生产活动,使实际增长速度回归到潜在增长率。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这种调控的难点在于:既要影响引诱投资和生产的市场信号,又不致扭曲要素和产品的市场价格。而破解艰苦的关键,一是让宏观调控用意和引导性市场信号与微观市场主体行动发生化学反应;二是良好控制宏观经济调控的尺度和时长,因时因势地调剂政策取向;三是聚焦于逆周期调节和防范体制性危险,防止掺加不属于逆周期调控的政策意图。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指出,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和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反复强调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在过去五年多的时间里,我国经济体制改革全方位推进,重要领域“四梁八柱”性改革基础出台,取得了首创性的成绩。改革围绕转变政府职能、处理好政府和市场关系,在设破自由贸易试验区、发展民营经济、深化国资国企改革、发展混淆所有制经济、推动简政放权和“放管服”改革、立异和完美宏观调控等方面取得了显明功效,激发了各类市场主体的活力,推进实现了科学发展和更高品德的发展。

  专题研究:经济系统改革的中央问题是处理好政府跟市场的关系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五年多来,环绕处理好政府和市场关系这一核心问题,我国经济体制改革全方位推进,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始终取得攻破,不仅有效激发了市场主体的发现力,也让稳重前行的中国经济韧性十足、更具活力。全面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在进一步做好上述四个方面工作的同时,还应当认识到:首先,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本身并非事过境迁,围绕这个问题的改革也不可能一劳永逸。因此,对问题的认识须要与时俱进,改革的重点也会发生变更。当前的改革重点仍旧是改变政府职能,减少政府对资源的直接配置举动,给市场自主调节和企业理性反应留出充分的空间。其次,在政府作用和市场作用之间,既要划分出明白的边界,使之各司其职,又要发挥两者的协同作用,无摩擦地产生协同效应。最后,市场经济体制和机制不是造作而然构成的,既需要足够的历史耐心使其全面发育,也需要时不我待地进行重点培育,通过深化改革,在顶层设计和于法有据的前提下推动制度翻新。(作者:蔡昉,系中国社会迷信院副院长、学部委员)

  再次,宏观调控政策立足于向市场释放领导性信号,通过市场机制、以微观主体的经济活动反映为基础,实施逆周期调节。市场运动加入者并非总是感性的,价格信号也会有失真或扭曲,供求关系既受国内出产的影响也受国际市场的影响,供给侧和需要侧都会产生对经济增加的冲击。这象征着,市场经济老是在不断的稳固中,甚至是在逃不开的经济周期中运行的。因而,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主要以货泉政策和财政政策为手段的宏观经济调控政策是不可或缺的。

  其次,以国民为中央的发展思想请求政府履行再调配职能,保障实现全体人民奇特富余。曾经在欧美和一些发展中国家大行其道的新自在主义经济政策,通常建立在所谓“涓流经济学”的假设之上,认为使少数人更富的经济政策,终极会通过某种渠道惠及穷人。然而,无论在发展中国度还是在发达国家,都有大量的事实表明,诚然经济增长、经济寰球化和技巧变革,都能够产生做大蛋糕的效应,却无一可能保障自动把蛋糕分好,反而造成了收入差距扩大的弊端和社会两极分化的恶果。诚然,市场机制通过有效配置资源和激励经济活动主体,是经济增长的必要前提,然而,政府主导的再调配政策却是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实现独特富裕不可或缺的手段。因此,处理好政府和市场关系是破解做大蛋糕和分好蛋糕两难问题的钥匙。

  2013年11月召开的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是党的十八大之后召开的一次重要会议,也是改革开放以来党中心召开的一次主要会议。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核心对于全面深入改造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简称《决定》),提出“经济体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联,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跟更好施展政府作用”。这是咱们党对中国特点社会主义建设法则意识的一个新打破,标记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在从前的五年多时光里,缭绕处置好政府和市场关系这一核心问题,我国经济体制改革全方位推动,重点范畴和要害环节改革一直获得冲破,不仅有效激发了市场主体的发明力,也让慎重前行的中国经济韧性十足、更具活气。为了深入学习《决议》精神,抓住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这一中心问题全面深化经济体系改革,本报特邀两位学者撰文研讨,以飨读者。

  最后,产业政策更加突出普惠性,坚持竞争中性准则,器重与竞争政策坚持协调性和一致性。政府实施旨在鼓励微观主体承担危险进行创新的产业政策是必要的,也是各国的普遍做法,这是因为:第一,对全社会有利的翻新活动,对微观经济活动主体来说却具备不判断性,企业要依据技术发展方向和比较优势动态变更方向作出预判,既有可能享受成功的收益,也不可避免地要承受失败的风险。第二,技能进步的成果并不必然会渗透到社会的所有领域,从而也不象征着可能自然而然地促进全部经济体的创新发展。第三,在经济活动中防治沾染和保护环境、在产业结构调解中去除过剩产能等,都存在外部效应,仅依靠市场自身的力量不足以解决问题。

  从以公民为核心的发展思维出发,必定恳求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把在发展中保障和改进民生作为公共品来提供。其一,政府增进社会公平正义,就是旨在畅通做大蛋糕与分好蛋糕之间存在的种种梗阻,创造条件使人人都有通过辛勤恳动实现自身发展的机会,共享改革开放的发展结果。其二,树立健全具备社会共济性质的社会保障体系,在领有公共品性质的领域供给均等的根本公共服务,在存在准公共品性质的领域引领公共服务供应,是政府需要履行的职能,是政府不容躲避和不可缺位的任务。其三,对于因历史、地理和环境等因素产生的社会脆弱群体,以及因突发灾祸和冲击事件造成的艰难景象,政府要实施特殊的经济政策和社会政策,织就密实的民生保障网,通过扶贫、扶智、救助、托底等手段,使遭遇困难或灾害冲击的群体基础生活无虞,并能等同享受基本公共服务。

  首先,在资源配置领域和直接经济活动中,要使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世界各国的经济发展实践表明,市场既为经济活动主体提供了最有效的激励机制,也对各种生产要素和资源供给了最有效的配置方式。在改革开放40年来的实践中,我们逐步深刻了对市场作用以及政府和市场关系的认识。在改革的早期,我们辨别经历了对市场作用的若干个认识阶段,从排斥市场机制到把市场作为计划经济的辅助手段,进而强调盘算与市场相结合。党的十四大明白了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目标。党的十五大当前提出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天性作用,直至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实现了我们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法令认识的一个新冲破,标志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就是要在生产、流利、花费等经济活动各个环节,通过造成完善的生产因素市场和产品市场,以要素的相对稀缺性和产品的供求关系决定价格,形成对投资者、创业者、生产者、流畅者和破费者的领导信号,依此配置资源、平衡供给、激励竞争,进而达到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和激励经济活动的目的。我国从前40年的经济体制改革,始终是围绕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进行的,而最终清楚确破市场的决定性作用,则是理论的逻辑论断和实践的一定成果。

  把改革开放进行到底,连续推进经济体制改革,仍然要把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置于核心位置。政府和市场的关系问题实际上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既是经济实践研究的焦点,也是各国经济发展实践中的难点。经济学家刘易斯曾经指出一个抵牾气象:“政府的失败既可能是因为它们做得太少,也可能是由于它们做得太多。”自从他根据对世界经济史的观察于1955年提出这个著名的“刘易斯悖论”之后,在世界范围内,对政府应该做什么、做多少的问题,理论上始终莫衷一是,实践上也仍然不破题。我国经济体制改革40年的实践,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开创性的探索,既提出了相关的问题,也积累了宝贵的教训,提炼出了对政府和市场关系的中国智慧,有助于咱们加深实际意识,并有针对性地用来引导改革的实际。

  在实行产业政策的过程中,政府有形之手和市场无形之手的关系最难拿捏,化有形于无形的症结在于把工业政策同竞争政策融为一体,使两者协调发挥作用。应强化竞争政策的基本地位,确保因素和产品价钱信号不被扭曲以及鼓励机制正确。政府对待市场主体要厚此薄彼,无问所有制类型、无问范畴大小、无问中企或外资,保持实行竞争中性准则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原则,为各类企业创造公正竞争环境。产业政策要更多采用普惠性、功能性手腕。

  编者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