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title}

六合助手“输血”的霍英东“吸血”的李嘉诚

发表时间:2019-11-21

  为暴徒发声的风波还未散尽,李嘉诚先生又以一种更“不光彩”的方式走入人们的视线中。

  ▲ 在暴徒补给线被切断的时候,李摘瓜老爷子旗下的百佳超市,向暴徒派出了补给车

  被暴徒爱称为“诚哥”的李嘉诚,其名下企业百佳超市,曝出向暴徒运送物资,更有人起底称,发放给暴徒的“酬金”就是百佳超市的代金券。

  而另一边,“澳门赌王”何鸿燊则在被人们颂扬。他自掏腰包6910万港元,买下遗失在海外的圆明园马首,作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和澳门回归20周年的礼物,献给国家文物局。

  两大港商(何鸿燊的生意主要为澳门赌场,但出生在香港)格局和境界的差距,堪称云泥之别。

  曾被看作财富神话的李超人,晚年竟做此龃龉之事,而重疾之中的何鸿燊,还在奋力为国家寻回文物。

  而比起这两位仍然在世的大富豪,还有一个名字,在我们谈及爱国港商之时,始终无法绕过。

  而晚上,一家人睡觉的“床”就是这艘小船的舢板。不到三米长的舢板,要人挤人地躺满一家七口。

  七岁那年,父亲霍耀容患重病去世,两个哥哥出海时又遭遇台风,葬身于大海中,霍英东成为了家中唯一的男丁。

  家庭的重担被母亲挑起,在多番奔走之下,霍英东被送入了帆船义学,漂泊在浪涛之上的破旧渔船,就是霍英东的学堂。帆船学堂随波而动没有固定位置,霍英东经常跑到了码头却不知“学校”漂向了何处。

  ▲ 皇仁书院是香港最负盛名的官立学校,孙中山、廖仲恺、何鸿燊都毕业于该校。

  1941年12月8日,日军悍然入侵香港,还将驻港总部设在了皇仁书院,霍英东只能离开学校,开始了颠沛流离的生活。

  日军铁蹄下的香港,陷入了三年多的至暗时刻,底层港民的生活更是堕入无边的黑暗之中。

  去轮船上铲煤、机场做苦力、杂货店打杂,活下去,这是年轻的霍英东唯一的愿望。

  在初代港商中,没有任何一个人的起点比他更低,也只有他一个人,才能真的配称“白手起家”。

  一直以“超人”形象示人的李嘉诚,最早创办塑胶花厂的时候,得到了岳父家里的一大笔资助。

  ▲ 李嘉诚的塑胶厂刚刚成立时,就有一百多平厂房,十几名工人,还买入了一批二手机器

  抗日战争结束后,霍英东报着撞大运的心态,参加了一场二手机械轮机的投标,由于招标书以英文发布,所以应者寥寥,最终他以一万八的价格中标。

  最后,他只能四处托人,将中标的机会转让给一个华人老板,以四万的价格成交,一来一回,霍英东净赚两万二。

  凭借着英语优势,他开始频繁参与拍卖并中标,几年的时间里迅速完成了原始资本的积累。

  很快,历史的风云突变带给了霍英东一个更大的机会。也是从那个时候起,霍英东第一次与内地产生了交集。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美国操纵联合国对中国实施全面封锁禁运的决议,43个国家支持这一决议,英国就是其中之一。

  为了避开英国海关的严格缉查,减少中转时间,霍英东和工人们就守在码头蹲守,一夜只睡三四个小时,确保到货后一小时就完成装船。

  三年时间,如同在在刀尖上舔血般惊险,霍英东为内地输送了源源不断的物资,也逐步积累起更加雄厚的资本。他的个人命运,开始紧紧与祖国的崛起建立起千丝万缕的联系。

  世界进入二百年以来最长的和平时期,香港作为当时内地对外的唯一窗口,凭借着绝佳的地理位置和独特的政治体制,成为整个亚洲乃至全世界最具活力的金融、贸易和物流中心。

  ▲ 上世纪50年代以来,香港高楼纷纷兴建,二十年的时间里,第一高楼平均每三年就被刷新一次

  一面是产业与人口的高速扩张,另一面是狭窄逼仄的空间劣势,在需求倒逼之下,房地产迅速成为香港最炙手可热的支柱行业。

  霍英东敏锐的嗅到了地产市场的前景,如同旋风一般在英国财团垄断之下杀出一条血路,为后来的二代香港地产巨头铺平了道路,这些二代地产大亨,其实都是站在霍英东肩头之上的受益者。

  ▲ 左起:赵世曾、冯景禧、李嘉诚、霍英东、郭炳湘、陈曾寿,这些六七十年代崛起的地产商,都是霍英东的后辈

  涵盖在售楼宇的户型、面积、价格等必要信息,大大提高了楼盘信息的辐射面积,普通人买楼再也不必在售楼处前排长队问询信息。

  按照当时的政策,商业楼盘只允许整栋买卖,而霍英东敏锐的察觉到:随着经济的发展,分层出售将成为人们的迫切需求。他积极参与到政策的修订当中,推动政府放开分层售楼,霍英东也顺势成为该政策的第一批受益人。六合助手

  即便霍英东的初衷是为了加快资金筹措,但却带来了极为深远的成果。是他让中国人居有其所的执念有了一处安放之地,让无数人穷极一生的梦想提前几十年实现。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霍英东可以称为全世界平民的恩人。

  当然,按揭贷款买房极大地促进了房地产交易,因为人们的需求被完全释放了,也就造成了房价高企和上涨过快,同时也为“炒房”提供了便利。

  在引领地产市场的创举上,不仅是霍英东做出了“革命性发明”,李超人同样是不遑多让。

  李嘉诚旗下的长实最早发明“套外面积”这一概念,本应由开发商和物业负责的公共区域,被转嫁到购房者身上,李嘉诚先是用多出来的套外面积多赚一笔房款,然后再用公摊费用降低了物业成本。

  非凡的格局再加上超人的魄力,霍英东在楼市纵横而行,搅动风云,成为了冠绝香港的楼市大王。

  据统计,在一年的时间里,仅在油麻地一片区域,霍英东建起的住宅数量就超过一百栋,共计600余层。在极盛之时,香港一年中超过70%的新建楼盘都与霍家有关。

  在香港开创商业帝国的同时,霍英东从未忘记故土祖国,他一直在关注着祖国内地的发展。

  1964年9月底,霍英东收到了一张秘密请柬,请柬的内容是邀他参加新中国成立15周年国庆大典,并担任香港观礼台副团长。

  据说祖国内地向香港多人发出邀约,但受于当时的国际形势,敢于赴约者寥寥,霍英东正是其中之一。

  为了避开海关和出入境管理处的缉查,他先是坐船抵达澳门,然后中转到广州,最后坐火车北上,一路颠簸几十个小时才抵达北京。

  ▲ 二人第一次见面时的情节,这张照片,在92年南巡的时候签名赠给霍英东

  10月1日,霍英东作为观礼嘉宾出席国庆大典,血脉深处的爱国情感再一次涌上心头。

  霍英东秘赴北京参加国庆盛典的事情被英方查实,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又将他抗美援朝时支援内地的旧事翻出来。

  ▲ 2000年纪念抗美援朝50周年大会,霍英东是唯一一个受邀的香港人,并且位列主席台之上

  压力之下,霍英东无奈屈服,只能将刚刚建成的星光行大厦低价卖给英姿地产公司。

  在港英政府的“重压制裁”之下,霍英东很快就意识到,随着“政治歧视”的处处掣肘,他很难拿到更多的机会,霍家在香港的黄金岁月已经过去。

  霍英东选择了放手,即便霍家仍然有着极为雄厚的资本实力,即便香港的地产市场还有着非常大的潜力可挖。

  从1967年开始,霍英东逐渐淡出香港地产界,也是从这个时候起,李嘉诚开始购入香港土地,大肆囤积等待地价上涨,同样的事情,在祖国内地、在英国、在加拿大多番上演。

  在李嘉诚身上,是商人无国界的逐利而行;而在霍英东身上,是有所不为的潇洒放手。

  也许在霍英东眼中,香港并不是他真正的家乡,他的根并不在这里,所以他义无反顾的离开,转身拥抱内地。

  彼时的内地,正处于特殊的历史时期,港商背景的身份不便直接参与到过多的政治经济事务当中来,但霍英东又实在难以按捺心中的爱国理想。

  整个七十年代,霍英东奔走呼号的“主战场”就是恢复中国在国际体坛上的合法地位,中国体育在亚洲的14个单项组织中攻城拔寨,霍英东就是不遗余力的开路先锋。

  1975年,霍英东以私人名义邀请时任国际足联党主席的阿维兰热访华,当谈判陷入僵局之后,他更是在双方之间多轮协调,担当起传声筒的角色。

  正是在他的斡旋努力之下,中国才得以重返国际足联、国际篮联、国际自行车协会等多个体育组织。

  单纯的在体育事业上做贡献,并不能满足霍英东对祖国的赤子之心,他想要在更多地方奉献出自己的力量。

  1978年,当李嘉诚犹犹豫豫的赶往北京出席国庆大典时,霍英东在中山投资的温泉酒店,已经破土动工。

  当年投资条件是:外方(霍英东)投资全部3000万港元用于宾馆建设;合作期满后归还全部本金,无利息;全部资产及经营利润移交国家所有。

  一直到1993年,李嘉诚旗下的和记黄埔才入股深圳盐田港。然后,他又和盐田港共同注资梧桐山隧道,成立隧道公司,收取高额过路费。

  为了收回隧道,深圳市政府和隧道公司展开了38轮艰苦谈判,最终都因为对方要价过高无法谈妥(收回隧道的价格与新建一条价格几乎接近)。

  ▲ 深盐二通道建成后免费通行,梧桐山隧道几乎没有车过,商业价值大大降低,出资方才同意“放手”

  盐田港是国企,背后的大股东是深圳国资委,究竟狮子大开口的人是谁,不言自明。

  更让人动容的是:中山温泉宾馆交还国家后,霍英东仍然将一些必要的接待活动安排在这里。

  在敲定了中山温泉宾馆后,霍英东开始筹划一笔更大的酒店投资——两个亿,兴建广州白天鹅酒店。

  实际上,早在温泉宾馆开工后没多久,投资白天鹅宾馆的事宜便已敲定。这是一项更加浩大、繁琐的工程,所以涉及到的问题也更多。

  一同开工的其它八家涉外酒店都是多家国外财团共同参与的,只有白天鹅,是霍英东一个人在孤军奋战。

  内地几十年来计划经济下的体制和思维,如同一根紧紧的缰绳束缚着他。哪些变化合理,哪些变化不行,变化的尺度有多大,即便实行了改革开放,但由于没有先例可以参考,他只能摸着石头过河。

  小问题的掣肘可以在缓慢推进中得到解决,而大环境的开放稳定则是他更加关心的问题。

  1979年,新建成的北京首都机场出现了一副壁画《泼水节——生命的赞歌》,画面上表现的是少数民族欢庆泼水节场面。

  那段时间,霍英东每次到北京都要看看这幅画还在不在,“如果在,我心里就会比较踏实”。

  我住过美国和全世界许多酒店的总统套房,但我认为没有一间能够超过白天鹅宾馆。

  白天鹅宾馆,是霍英东从商四十年中最艰难的一场胜利,但这场胜利为所有来内地投资的港商打入了一针强心剂,有力的证明了改革开放的方向正确。

  1983年,霍英东查出淋巴癌。在香港完成手术后,他居住在北京接受长期疗养。

  花甲之年的霍英东,躺在病床上开始回望自己的人生,出身贫苦的他在战乱中乞食而活,踏着时局风云在而立之年搏下巨大财富,然后又斡旋中英之间步步惊心。

  1984年元旦,尚未完全康复的霍英东在白天鹅与合影,对他说:“白天鹅,好,谢谢你。”

  几十年的风云激荡,霍英东早已看开,攒下的财富终究会随人飘摇入土,不复存在。

  让他唯一割舍不下的,就是心中的家国情节。他仍然希望在有生之年,继续为祖国做更多的事情。

  1984年7月,尚未完全康复的他携全家前往洛杉矶,在奥运赛场上,他被许海峰、李宁、女排姑娘们的矫健身姿所深深震撼。从洛杉矶归来后,随即捐出1亿港币,成立霍英东体育基金会。

  紧接着1984年9月,北京击败广岛,拿下1990年亚运会举办权。他马上又全力参与到北京亚运会的筹办工作中去。

  ▲ 英东游泳馆——1990年游泳及跳水比赛主场馆,2008年奥运会水球与现代五项部分比赛场馆

  成功举办亚运会之后,霍英东似乎还没有“过瘾”,看着北京这座美丽的城市,看着赛场上拼搏的中国健儿,他萌生出一个强烈的愿望:中国一定要举办一次奥运会。

  为了配合北京申办2000年奥运会,年过七十的霍英东再次上路。他以顾问的身份奔波在台前幕后,不遗余力地参与到申奥活动中来。

  同时,他“高调”宣布,北京申奥成功,他将捐资10亿兴建至少容纳10万人的奥运主场馆。

  北京最后却以两票之差输给悉尼,霍英东连报纸版面都已包好,最后却以遗憾收场。

  亲赴蒙特卡洛现场的他,连夜离开了他入住的宾馆。因为他“羞赧的不知道如何与中国奥委会的人交待。”

  2001年,北京再次申奥,终于获得成功。霍英东激动的凌晨跑到街头上和群众一起游行,回到家中后,仍然激动的无法入眠,只能跳到游泳池中才能“稍稍冷却”下来。

  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所有场馆中,水立方作为唯一一座接受港澳台同胞及海外华人捐款的奥运场馆,最大的一笔捐款,仍然来自于霍英东。

  1993年,李嘉诚拿下了长安街一号,开始开发东方广场,大举进军内地地产。

  1995年,李家总资产420亿港元,2000年,1850亿港元,到2008年时,已经达到万亿。

  1993年之前,李嘉诚的财富是靠他辛苦打拼或投机而来;1993年之后,则是充分享受了内地发展带来的红利。

  在他的家乡番禺,最南端有一个21平方公里的小岛南沙岛,这片荒芜的土地,承载了霍英东的全部心血。

  从1988年到2004年,霍英东参加的南沙岛工作会议多达508次,只要身体状况允许,每逢周三他都会亲登南沙岛,现场指导工作。

  修轮渡、建公路、平耕地,先后投入40亿元,曾经的荒凉的滩涂上,一幢幢现代化的高楼拔地而起。

  到今天,南沙已经成为以深水港为中心,交通运输、工业加工、旅游服务综合发展的国家级新区,霍英东为南沙勾勒出的美好蓝图,有些实现了,有些还需要假以时日。

  而对这片土地的情结与热爱,是霍家传承下去的家风与坚持。如今,开发南沙的重任由长子霍震霆扛起。

  霍英东、李嘉诚,这两个仅差五岁的香港富商,祖籍都是中国内地,也都近乎于“白手起家打下一代江山”,但是行事风格却大不相同。

  李嘉诚对自己的总结:“我只是一个纯粹的商人,不要用那些空洞的道德来衡量我,不赚钱的商人不是好商人”。

  1955年,霍英东站在他名下的蟾宫大厦(当时香港最高的建筑)上俯视香港,睥睨众生一般的成就感他早已体验过,攫取更多的财富又有什么意义呢?

  所以他为了祖国发展得罪港英政府,为了改革开放冲在前方甘领损失,为了体育事业耗尽后半生心血,更为了家乡的建设倾尽所有。

  2006年,霍英东灵柩覆盖国旗返港,董建华、何鸿燊、李兆基10人扶灵,规格之高,堪比“国葬”。

  如何描述霍英东这一生,或许用这句话最为合适——这是霍英东基金会的会歌,也是他时常挂在嘴边上哼唱的:


今晚开码结果| 本港台报码室| 今晚六合开奖结果| 664444香港赛马会| 黄大仙心水论坛| 港彩马王| 34123香港铁算盘| 香港挂牌自动更新| 老奇人| 2018香港赛马会排位表| www.333387.com| 香港马会挂牌彩图114|